冠绝群雄,直耸云霄。刀界中的“摩天大楼”

本人非常喜爱AKI大师尤尔根.斯泰劳的作品,他的作品和现代建筑艺术非常类似,都是一种空间实体的演绎技法。

冠绝群雄,直耸云霄。刀界中的“摩天大楼”

关于尤尔根的详细资料与作品深度解析,知乎达人ES在他的文章《尤尔根七日谈》中做了非常详尽的阐述,对我也是受益匪浅,因此本文就简单与大家分享下单件作品的赏析。

 

经历了8年的等待,本人总算有幸拿到了这件超长尺寸的折刀,手感真是比预期强很多很多,话不多说,直接苹果拍摄,真实亲切。这把折刀全长38厘米,看上去非常细长,刀刃上的编号为190109.5,其实这个编号就算是刀的名字了。

冠绝群雄,直耸云霄。刀界中的“摩天大楼”

是不是感觉非常随性?其实这种编码代表了此刀的出身日期,以及同系列的第几把等等重要信息。就好像严谨的德国人开的一个玩笑,尤尔根如此操作一方面也是不希望给他的作品进行一个命名来引导人们对它的赏析解读。

 

尤尔根的作品尤其强调直线与平面的运用,给人强烈的超现代建筑既视感,此特点在他的直刀上尤为突出。本人特别欣赏这把折刀的一个原因,就在于它是尤尔根作品里最接近他直刀特点的一款作品。

 

一座宏伟的摩天大楼最重要的一个标准“高度”,就好比每个城市的地标建筑一样。大弧度加长了刀身也修饰出更贴近现代建筑比例的线条,垂直于平面欣赏的时候无疑给人一种宏伟地标建筑的观感,那种“拔地而起”之美让人赏心悦目。

冠绝群雄,直耸云霄。刀界中的“摩天大楼”

冠绝群雄,直耸云霄。刀界中的“摩天大楼”

除此之外,此件折刀的几何面也是尤尔根折刀款式里面最多的,现代建筑艺术就是一个满足功能的结构安排艺术,平面构造越复杂,越能够吸引眼球。

冠绝群雄,直耸云霄。刀界中的“摩天大楼”

其实我更喜欢叫这把刀为“指挥家”,细长轻快的手感,拿在手里怎么舞动怎么顺手,就像是乐团指挥手中的指挥棒一样,我敢说其实它完全可以当一根称职的指挥棒,只是本人水平太低。 冠绝群雄,直耸云霄。刀界中的“摩天大楼”

冠绝群雄,直耸云霄。刀界中的“摩天大楼”

我认为尤尔根以刀作为载体,充分发挥了建筑美学精髓,锐利的棱角、清晰的轮廓、精细的表面、冰冷的质感这些金属特性得到了很好的运用。在外形塑造之后,不同方式的表面处理,包括不同目数拉丝、镜面、甚至磨砂表面,金属在任一种表面形式上散发出的那种俊美孤傲的气质始终贯穿始终。当光线照射到刀身的时候,轻微的旋转刀身,光影的变换之美总让人流连忘返,就好比坐在江边欣赏对岸的建筑群一样,总会在恰当时候给予你那一丝浪漫。

冠绝群雄,直耸云霄。刀界中的“摩天大楼”

柄镶嵌当然也是尤尔根作品看点之一,此件作品刀柄两侧共计77块金属开窗,有个别开窗里面不仅只镶嵌了一块材料,因此镶嵌材料的零件数还要更高一些。镶嵌的材料运用到了彩色电木、贝母以及宝石。宝石的镶嵌之前表面做了雕琢,形成规则的几何面,有网格形状的也有条状凹槽排列的。

冠绝群雄,直耸云霄。刀界中的“摩天大楼”

宝石镶嵌的版块更为复杂,这些细小的宝石表面之上都被嵌入了另外一块透明水晶,形成了更为立体丰富的层次,这是本人非常欣赏尤尔根镶嵌的一个重点,这种操作使得2D镶嵌达到了3D效果,大师不愧是大师。

冠绝群雄,直耸云霄。刀界中的“摩天大楼”

刀柄各种材料的质感、颜色以及层次都不相同,这也能对应出现实中摩天大楼的玻璃外墙以及灯光变化,打造出一个五脏俱全的缩微空间的理念。

冠绝群雄,直耸云霄。刀界中的“摩天大楼”

艺术高于生活却又源于生活,尤尔根的作品就形态上可谓是当今刀界最前卫的一档,在这个领域他做到了前无古人。不少刀剑爱好者认为尤尔根的作品很难看懂,其实不然,一件好的艺术品不管它是以刀的形态或者是以钢雕的形态出现在眼前,你依然能发现它与周围事物的共鸣。

冠绝群雄,直耸云霄。刀界中的“摩天大楼”

冠绝群雄,直耸云霄。刀界中的“摩天大楼”

冠绝群雄,直耸云霄。刀界中的“摩天大楼”

带着尤尔根去江边一起看看风景吧,如果说沃夫冈的刀剑艺术是与大自然最为匹配的话,尤尔根的刀剑艺术就是城市的艺术,这种艺术不仅仅指代一栋摩天大楼,而是构成城市的千千万万人的精神艺术或者说寄托。居于城市中的每个人都追求卓越,追求潮流,现代化的城市进程就是这一精神艺术的展现,这样来理解尤尔根的作品是不是就显得通俗易懂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